种子🌱
混沌中立/中立邪恶写手
封面背景来自@春风不度
2015.3-2018

推文/扫文笔记:The Lightning Letters

原文链接:http://www.luvharry.net/bbs/viewthread.php?tid=724
后续链接:http://www.luvharry.net/bbs/viewthread.php?tid=1148
作者:Ari Munami

>>
这是DH圈很经典有名的一篇短篇,推过它的人很多所以我就不详细评价了,只说说自己读完以后的感想。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并不是一篇能用HE和BE来定义的文,虽然它的结局确实是让人心脏震动的悲伤。
印象中最深的点有两个,一个是文中为数不多的信件选段:“这代表了我俩,爱人。……当我视线刚一触及它,便觉得我们仿佛老在争持不下。你在咆哮,而我向你吐舌头。但如果你靠近一些,你会看到我在微笑,而你也并不那么凶暴。事实上,你正慢慢离开你原来的,既定的位置,更加向我靠近。那本该是一目了然的。当然,就正如我俩一样。”不难感受到The Lightning Letters的作者(德拉科)隐藏在这看似游刃有余的文字之下的深情与思念。另一个点则是主人公拜访八百年后的马尔福庄园,她在几百年来都没有动过的德拉科画像前念出哈利的名字时,德拉科却猛的抬起头来看着她的这一情节。摘录如下:

Tetson小姐看来还是有些不情愿。“它总是那个样子,从我到这里起就是这样,也许更久。”她回答。“很奇怪。肖像画本该是活动的,它并没有出什么问题——它就是不动。据说在Voldmort战败的时候,Draco Maloy的肖像从椅子上惊跳起来,朝着某些别人看不到东西呼喊,然后他又静静地坐回椅子里,静静地沉思着,静静地维持那个姿势—直到如今。这不应该。很多来这参观的人们都被吓坏了,我问过教授我能不能把它取下——但他拒绝了。实际上,它看来相当有预见性。”
……
Iris趁机低声对那肖像说,“Harry Potter”,看到他猛的抬起头看着她,脸上终于出现一丝渴切。这两双眼睛在空中交汇了几秒,却是如几个钟头般漫长的几秒。

这一幕深思后让人喉咙发紧,难以想象在战争中骤然、甚至可能是亲眼目睹哈利的死亡后德拉科会有多绝望,他的肖像从椅子上跳起来然后陷入永远的沉寂,以至于战后他再也没有说过话,就像那幅油画。大概是厌倦了生命,他逐渐消瘦衰弱,六个月后就无声无息地死去。德拉科在十年间写下的那些信目的是为了遗忘,遗忘他必须漠视的那些感情,可想而知这份爱情的清醒克制和默默隐忍。它甚至可能是无疾而终的——伴随着两人生命的相继陨落。而德拉科留下的The Lightning Letters,也许就是他们之间爱情的最后也是唯一的见证了。
值得一提的是这篇文还有一个类似于后续的短篇《Ink》,写的非常含蓄,在这里摘录一句作为结束:

“尽管他已经死去,他依旧在呼吸,然后雾来了,让他的梦将他包围。”


The Lightning Letters选段推荐:

“——我会把你的名字也写进去的,”Iris打断了他,“还有Will。Draco Malfoy将得到Lightning Letters的最终署名权,一直以来他都有这权力。但是你能想象事情是怎样的吗?”Iris转向Roy。“那甚至一点也不浪漫,完全不,虽然我确信以后的人们会这么描述它。想想看像他们这样熬过十年。只能回头寻找他的身影,甚至不能和你身边的任何人谈论你的爱人。还有这些信。你想象你要多爱一个人才为他写下那样的文字?那些字句,即使是今天,800年后的今天,他们依旧打动人们,依旧向人们倾诉,而人们依旧理解。”

时间仿佛因为沉默而停滞了。然后Iris吸了口气,抬起被泪水迷蒙了的双眼直视着Roy。“哦,上帝——Roy!想想看!他们等待了十年只为了得到一个和光明正大的和爱人出现在人群之前的机会——他们那么努力,那么艰苦地对抗Voldemort,但他们得到了什么回报?一个为此而死,为我们。他的死令Draco Malfoy那么痛苦,甚至连他的肖像都感受到了,就像真实的那位一样……失去Harry后他根本没有勇气一个人继续走下去——那毁了他;或者他毁了他自己。我想知道那场战役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想知道Draco Malfoy看见了什么。我想知道他是不是看见Harry倒下,就在他眼前。你能想象那是一种怎样的感受吗?你会去想象那样深刻的感受吗?”Iris敬畏中停止了言语。


Ink选段推荐:

那是一种古怪而不可抵挡的感觉。他第一次拥抱那身体的时候就非常明了,这是他唯一想要的,过去,现在,将来。他会毫不犹豫地为之死去的唯一。

然而同时,血液冲刷过他的身体,他强烈地明白他将失去他。那不可避免,尽管他知道自己需要。尽管另一个人会在黑暗中向他低语他为两人描绘的金色未来,在它变得太耀眼令他无法继续伪装之前。因为他知道真实是怎样。他知道会怎样。起初他只是拥抱着他,沉迷于片刻间所拥有的,而同时那黑暗的军团会前进,尖叫着进入他的脑海边缘。他会拥抱着另一个人,聆听他可爱的,无意义的呢喃,低声回应着,是的,是的,是的。

但是当时间流逝。另一个人继续了他完美的确信,而他反过来开始犹豫地相信他。他会想象着那也许可能,会实现。他们开始像这样交谈——“当一切结束……”,“当事情过去……”,“当我们自由了……”。

那是种古怪的感觉,真的。拥抱着你唯一想要的,知道你将失去。

他终究失去。



Fin.

顺便贴一个猫爪上的大大的逐段分析,写得非常细致
http://www.luvharry.net/bbs/viewthread.php?tid=693

评论
热度(41)

© 绯色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