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当初我能稍微留意你皱紧的眉头,停下那可笑的搭讪,你会不会对我有一点好感?”
“如果当初你握住了我的手,我们会不会快乐地度过霍格沃兹的每一个冬天和夏天?”
“如果不是因为疯狂地嫉妒去讽刺你的朋友,你会不会停止对我的厌恶,而将我在你心中的地位提升到每天值得你点头打招呼的高度?”
“如果我能放下自己的骄傲,向你坦诚出我的愿望,你会不会像现在这样对我笑?”
“我从来不曾抗拒过你,而你从来不曾注意过我。我总是看着你,然后在你面前粉碎。”

·

我是无意识地走过,也许是故意走过。
无论是什么原因,我错过那道门就像我无数次地错过他。

——摘自《[DH]马尔福家的厄里斯魔镜》

评论
热度(3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