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哈/DH】Songs For U(全文完结)

·大学校园AU,独立音乐人D×曲作H
·一切属于JKR,ooc属于我
·复健中+首次尝试翻译风,慎入
·声明:文中所有相关歌曲都与我和文中剧情无关,一切纯属虚构。

>>

1.
Draco Malfoy西装革履地站在满是人的新生报到处干瞪眼。
他攥着手机时不时摁亮屏幕拨号,在第五次试图拨打Blaise的电话无果后Draco重重地用鼻子喷了喷气,把手上的真皮手提包往父亲的秘书手里一塞,大步走进报到处。
该死的Blaise。Draco暗骂,随即被登记处排着的长队结实地吓到,他从来不知道有哪里的队伍可以排得这么长。Draco带着点嫌弃打量了片刻,最后认命般地走到队尾,同时在心里第一千次诅咒那个把他父亲调职到这个鬼地方的神经病头头。为此他不得不放弃原来已经申请好的专业院校,原因是Narcissa实在不放心她的儿子在远离双亲几千公里外的地方独自一人生活——长辈永远不必要的担心。实际上他完全有照顾好自己的能力,然而Narcissa和Lucius的态度却反常地强硬,Draco别无选择只好屈服。
他十九岁,却活得好像一个九岁的不能独自上下学的小孩。而Draco在这个陌生的国家唯二熟识的人之一Blaise Zabini却在开学第一天不知所踪,把他一个人扔在这人多到不可置信的新生报到处——呕。
这一切都该死的糟透了。Draco想。他将在这里度过痛苦的四年!和这么多——快要把大厅挤爆炸——的人一起!天知道他从没见过一个学校可以有这么多学生,在原来的国家他上的都是私立学校,Draco打赌那边全部的学生加起来都没有这个大厅里的一半多。想到这里他更加烦恼地喷了喷鼻息,克制住了想要撸头发的冲动。排在他前面的一个红发女孩和她身边身材高大的红发男生却突然朝同一个方向挥起了手臂,那个红发雀斑脸的男生动作大得差点一肘子打上Draco的脸,如果不是躲避及时Draco怀疑他会就此断掉他高挺的鼻梁。Draco猛吸一口气,他实在是受够了,他就像是一个炸药桶,而那个红发大块头的手舞足蹈不幸地成为了引爆他的最后一根导火索。Draco眯起眼睛,一切他能想到的恶毒词句在舌尖酝酿着准备冲口而出讽刺那个没有家教的红毛雀斑脸。不管他是谁,他要为把一个Malfoy——尤其是Draco Malfoy本就糟糕的心情破坏得更加糟糕而付出代价。
“Ron,Ginny!”
然而在Draco说出第一个单词之前他又非常不幸地被打断了,Draco显然没料到这样的发展,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尖。他恼怒地转向那个声音的来源,发现来人是一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黑发青年,令人惊叹的是他有着一双纯粹的碧绿色眼睛,像是Narcissa手指上名贵的祖母绿戒指,那的确是Draco此生见过的最美丽的绿色眼睛。
Draco撇撇嘴,看见黑发青年在两人身边站定聊起了天,不动声色地后退了一步,却差点踩到身后女孩子的脚,Draco不得不转身表情僵硬地道歉。他低着头试图找点什么事做时裤子口袋里的手机突然一震,Draco划开屏幕发现是Blaise的短信,“我发誓我不是故意放你鸽子的Draco,只是Pansy突然叫我去帮她搬行李箱,我想你能自己搞定报到,所以宿舍见。B.Z. ”
Malfoy家教养良好的小少爷最终还是没有忍住狠狠翻了个白眼。Blaise因为什么原因不能来接他已经不重要了,反正他见到他的时候一定会修理他,Draco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个见鬼的地方,周遭拥挤嘈杂的人群和似乎永远排不到头的长队让他心生厌烦,连一秒都不想再多待。
即使Draco可以发誓他对那个黑发青年和那对看起来像是兄妹的男女在聊什么完全不感兴趣,他却还是记住了那个在他们谈话时无意间漏进耳朵的名字,与那双碧绿眼睛一起。
Harry.

***

Draco指挥他父亲的秘书和几个仆人把他的四个行李箱和两个巨大的黑色箱子运上宿舍楼,自己径直拉开门——门口站着一个打扮得休闲精致的Zabini,他看起来精力充沛心情愉快,全然不似此刻明显处于低气压状态的Draco。他怒瞪Blaise一眼,后者朝他缓缓举起双手,“我最诚挚的歉意,Draco。”
对此Draco只从鼻腔里哼了一声,再没看Blaise一眼。Blaise扶额,他就知道会是这样。
好在行李安放好后Draco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没过多久他再出来时已经换了身衣服,肩上背着一把吉他,看起来准备出门。Blaise在他开门的时候顺势邀请他一起吃晚饭,Draco瞥了他一眼,半晌才不情愿地答应。Blaise松了一口气,随口又问了句:“你现在打算去哪儿?”
“琴房,可能。”Draco耸耸肩,关上了门。

2.
Draco花了整整半个小时在巨大的校园里寻找琴房。然而出乎他的意料,等他找到它的时候,那幢建筑已经亮起了暖黄色的灯光,Draco想不出除了自己还有谁会在开学第一天到这个地方来。
Draco在YouTube上是个还算出名的歌手――以Draconic的名义。他从十五岁开始就自己作词作曲,十七岁的时候他唱了自己写的第一首歌并传上了YouTube。毫无疑问Draco拥有一副好嗓子和令人艳羡的天赋,否则他为什么如此受欢迎就得成为不解之谜。
今天真是见鬼的倒霉。他有些烦躁地撇嘴准备转身离开,那扇虚掩的房门后却突然传来一阵琴声,Draco倏地收住了将要迈出的步子。
谁在那里?
只有断断续续的钢琴声回答他。正在敲击琴键的人似乎迟疑不决,那些音符带着犹豫,可Draco听得出来它们正在一遍遍缓慢的重复中逐渐成型,他的眼里也随之闪起兴奋的光芒。他的坏心情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瓦解。
当最后一遍流畅的旋律的最后一个音符落下时,Draco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它真的很棒!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这是你写的吗伙——噢。”Draco突然惊呼一声。
从钢琴后探出来一个头发凌乱的黑色脑袋,它的主人有一双绿色的眼睛――那是……Harry?Draco想应该是他,他们今天早上才刚刚见过。
“哇哦,我很高兴。”Harry有些腼腆地笑了,似乎很少被这么直白地称赞,他欢快地说,“以前没在这里见过你,新生?”
Draco点点头,想起今天的倒霉遭遇不禁瘪了瘪嘴,“事实上,第一年。”随即他有些兴奋地指了指Harry面前的钢琴,“我真的很喜欢那个,嗯,刚才的旋律,你知道的。”Draco走过去,拿起琴盖上散落着的几张五线谱快速地扫了几眼纸张上涂涂抹抹的音符,小声哼唱起上面的曲调,用手指在钢琴盖上打着节拍。Draco即兴唱了两句歌词后突然停了下来,他挠挠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噢上帝,我忘了――我带来了我的吉他。”他说着卸下肩上的琴盒靠在那架三角钢琴边,冲Harry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Harry也给予他理解的笑容,他看着Draco打开那个琴盒,随口说着,“那没什么。你的口音听起来很特别,我的意思是,有没有人说过你唱歌的腔调非常的……嗯,特别?”
“你想说的是‘迷人’(charming)吗?”Draco揶揄道,与Harry对视了一眼,两人同时爆发出一阵大笑。“God it sounds so wrong! 但确实有人这么说过。”他顿了顿,想到了Pansy ,“我不在这里长大,所以,嗯,可能是因为这个吧,说话的口音什么的。”Draco眨眨眼,含糊地带过这个话题,从琴盒里取出一把吉他。它有着浅木纹的琴身和银灰色的琴弦,琴身的右下角用金色的记号笔写着一个花体英文单词Draconic。
Draco信手拨了拨琴弦,将Harry写下的旋律完整地弹奏了一遍,配着自己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歌词一起。这是即兴的创作,而即兴创作总是让Draco感到兴奋和激动――他爱这个。
“WOW. ”Harry几乎想要为这个素不相识的年轻人喝彩。Draco颇有些骄傲地看着Harry,后者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目光后视线却落在了Draco的吉他上。
“我的老伙伴,十一岁那年我爸爸把它送给我当生日礼物。”Draco抚过那精心保养过的琴身,不无自豪地说道,“手工定制,黑檀木。”
而Harry却只是盯着那个优雅飘逸的花体单词,“Draconic?”他说。
“噢该死的,我忘了自我介绍。”Draco突然反应过来他的兴奋让他完全忘记了这件事,这简直太过失礼。Draco迅速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朝Harry伸出了右手:“我是Malfoy,Draco Malfoy. ”确信自己脸上是一个Malfoy应该有的最完美的微笑,Draco这么说道。
“我是Harry,Harry Potter. ”Harry以同样的句子答道并握住了他的手,回以一个真诚的笑容。“很高兴见到你,Malfoy .”
“一样,Potter. ”
“所以你是‘那个’Draconic,对吗?”Harry突然问他,看起来他对此十分感兴趣。
Draco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什么Draconic?”
“YouTube上的‘那个’。”Harry朝他眨眼。
Draco立即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噢,”他说,“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出名?”他开了个玩笑试图缓解这一点。事实上他的确不知道,除了发布新作品他几乎不上自己的主页,只有Pansy会偶尔在短信里夸赞他和他的歌曲。
“我听过你的作品并且我得说你真的很棒,Malfoy. 尤其是你还如此年轻。”Harry肯定地说。
“你也是,但你也没比我年长多少,Potter. 我猜你是一个二年级。”Draco指出。
“三年级,实际上。”Harry笑着更正。“我想你应该不介意今晚外出喝一杯?”他问。
“当然,”Draco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至于Blaise,那个放了他鸽子的家伙只在他的脑海里停留了一秒不到就被果断地排除了。“我会给我的室友发短信的。”
告诉Blaise让他自己解决他的晚饭,这看起来没有任何问题,Draco想。
Harry愉快地从琴凳上站起身,“那我们走,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很好的酒吧。”Draco点头,为他在如此糟糕的一天过后交到一个看起来很不错的新朋友而感到心情格外舒畅。他掏出手机,迅速地编辑了一条短信发给Blaise:
“我很抱歉今晚你必须一个人吃你的晚饭了,对此我表示‘我最诚挚的歉意’。PS:这正是你对我所做的,Blaise,你最好知道这一点而不要冲我发怒。D.M. ”

3.
Draco Malfoy盘腿坐在琴房的地上捣鼓他的录音设备,Harry站在一边努力组装Draco带来的话筒架。也不知道Harry是怎么做到的,他竟然搞定了那个出了名难搞的McGonagall教授而成功地申请到了这间琴房的临时使用权,时间大概有一年?两年?反正Draco现在手上拿着两把钥匙中的一把,他大可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地盘。
“嘿Potter停下,你不能这么装它。”Draco抬头看见Harry正在试着把麦克风和防震架与防喷罩接到一起,却因装错接口而卡住了拔不下来。Draco心想再这样下去这家伙会毁掉它,终于扬声制止了他——为了拯救他的麦克风。
“噢,”Harry泄气地放弃了抵抗,抱怨着扯了一下麦克风连着的一团乱糟糟的电线,“我承认我不适合干这个。”他说。
Draco象征性地安慰他:“我会自己装那个的,Potter。别把时间浪费在帮我组装这些东西上了——要我说这真的毫无意义,因为你确实没有帮到我。”
Harry翻了个巨大的白眼,“Malfoy,有人教过你如何平和地表达安慰之情而不是把它们变成比事实更加令人沮丧的挖苦吗?”认识一个多月以来,Harry已经清楚地了解了Malfoy是个“混蛋”的本性,他有一条大概是世代相传的恶毒舌头,总能用尖酸刻薄的语句把Harry气得跳脚。
“很不幸没有,”Draco假笑了一下,“我爸爸只教过我在不必要的场合实话实说,所以当你觉得我在挖苦你的时候,我事实上就在做这件事。”
“闭嘴吧,Malfoy——”Harry佯怒,拖长了声音喊他。
“好吧好吧,我们换个话题。”Draco举起双手,“我觉得你应该认真些对待你的五线谱了,你那首曲子还是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吗?”
“没有!”Harry哀嚎了一声捂住了脸。“求求你别提这个。”
“老天,”Draco挑高了一边眉毛,“你别告诉我它还停留在半个月前的进度。”
“它就是。”Harry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感觉不对,也许哪里出了点问题。”他烦恼地挠挠头坐到钢琴边,把他凌乱的头发揉的更乱了些。“停止蹂躏你的头发,Potter,它们看起来已经够糟了。”Draco忍不住出声。
“Malfoy!看在上帝的份上,闭嘴吧!”好吧,Draco承认再不闭嘴的话他将真的惹怒他的学长——Harry 琴房的登记借用人 Potter,他还不想被一个盛怒的Potter从这里扫地出门。
Harry随手按了几个琴键,一串不成调的旋律。他仍然在尝试捕捉脑海里闪过的零碎的音符并把它们拼凑在一起,然而只是再一次地失败。
我恨瓶颈。Harry内心有一个声音这么咆哮。
“Well, ”Draco收拾好手上的电线把它们捆在一起,站起身来。“让我来看看我们的Mr. Potter在哪里遇到了困难。”他语调轻快地调侃,换来Harry的一个白眼。“这不好笑,Malfoy. ”
Draco没有回答他,而是绕到Harry背后,越过他的肩膀看谱架上的纸页。一团糟。Draco勉强辨认出那些混杂在铅笔笔迹里的音符,俯下身伸出右手慢慢地在黑白键上弹了出来。“这很棒,Potter。”他喃喃自语,轻轻地把左手搭在Harry的肩上。这几乎是个拥抱的姿势了——Draco突然想到,这似乎不是以他的身份就能对Potter所做的事——一个刚认识两个月的学弟,而他甚至不知道Potter有没有女朋友。Draco衷心希望Harry没有注意到这个,并在心里对Harry可能存在的某位女朋友不情愿地说了句抱歉。
Draco弹得很慢,最后几个音符像是被拉长成线 ,缓慢地在空荡的琴房里泛开回响,悠长得让人微微晕眩。
“我想它们可以是这样的。”Draco低声道,说话时的气息就洒在Harry耳畔。那颗有着浅金色头发的脑袋近在咫尺,Harry甚至没有发觉他什么时候靠得如此之近。他不禁抬眼去看Draco,那人太专注于眼前的黑白键以至于不曾察觉Harry的目光。他苍白修长的手指正徐徐奏出一段全新的曲调,衔接有些生涩,但听起来却如此美妙。比起Harry之前所作曲子的轻盈灵动更温暖也更柔和——正是D.M.的一贯风格。
Harry突然感受到一阵没来由的悸动,说不清是从哪儿。他急匆匆地拿起纸笔,把Draco刚刚弹奏的片段写成曲谱。“Malfoy, ”他一边快速地写着一边肯定地说,“你是一个小混蛋(Draco:“嘿!Potter!”)但你也是个该死的天才你知道吗?那就是我想要的。”Harry顿了顿,“事实上,完全是。就是这样的感觉。”
“那我们为什么不来一次合作呢?既然我们可以成为如此——绝配的搭档。”
Harry惊讶地回头看他,Draco站在灿烂的阳光里对他微笑。

4.
“Blaise?”
“Happy New Year's Day, Draco!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生的欢呼。Pansy?Draco看了看来电显示,是Blaise,这么说来他们俩在一起。
“你也是,”Draco回答,转过头看了一眼Harry,对方回给他一个理解的眼神。
电话那头很吵,Draco下意识拿远手机。“我们在Party,Pansy让我打电话把你叫来。你永远不会想到什么会比这个更酷了Draco,全校最帅的男生和最好看的女生(Pansy:“那一定是我,Blaise!”)都来了!所以你为什么不加入我们?Come on! 我打赌你会是今天晚上最受女孩子们欢迎的那个。”
“哦Blaise,你知道我还有更多其他的事情要做。”Draco抱怨,“如果你换个时间,我想我会和你们一起去的,但很遗憾不是今天。”
Blaise模糊地说了什么,他似乎转过了头对Pansy说“我早说了他肯定会是这样”,而后他泄气地说:“我猜你一定又和‘那个’(THAT)Potter在一起。”
“So What? (那又怎样?)”Draco挑起一边眉毛,虽然电话那头并看不到。“圣诞节假期我都没回家,跨年夜待在学校听起来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老天,你们的关系已经好到可以共度圣诞节了!”Blaise惊呼,尽管听起来那里面的惊恐假透了,就好像他之前不知道这件事似的。“你得向我保证你们不是Gay或者是别的什么,Draco。这听起来不太对劲。”他揶揄。
“SHUT UP, Blaise. ”Draco只是翻了个白眼警告他闭嘴,“And enjoy your time. ”没有给Blaise再开口的机会,Draco一口气说完直接挂掉了电话。
Party那边的Blaise一脸不可思议地听见电话挂掉,忍不住朝身边的Pansy抱怨:“那只是个玩笑,而他听起来简直像是恼羞成怒!”
“说不定呢。”见证了全过程的Pansy只是耸耸肩,并在保持她今夜淑女形象的前提下优雅地翻了个白眼:“Boys. ”

***

“你的朋友们?”听到Draco挂了电话,Harry才开口问他。
“Yeah, ”Draco含糊地应了一声,把自己扔进小沙发里。“我需要远离吵闹和人群,”他宣布。“至少在我写完这该死的歌词之前。”他关掉手机随手丢在一边,拿起之前被丢在一边的稿纸和铅笔。
Harry好笑地皱起眉头,“得了吧Malfoy,你明明喜欢干这事。你永远都是这样吗?我是说,对自己喜爱的事物表现得那么尖酸刻薄。”——活像个混蛋。Harry腹诽。
Draco耸耸肩,不置可否。“那是一个Malfoy的语言艺术,Potter. 比起钻研这些你永远不能理解的东西,我劝你——不,拜托你赶紧完成那个。我可不想看到我们第一次合作就因为曲作‘由于某种原因不能在时限内交出作品’这样莫名其妙的原因而告吹。”
“然而事实上——”Harry抽出一叠写的满满当当的五线谱扬了扬,颇有些得意地看着Draco,“已经全部完成了。”他想了想又补上一句:“就在你忙着和你的朋友电话的时候。”
Draco愤愤地闭上了嘴。

***

十天前。
“这将是我十九年来第一次不在家和父母度过圣诞节假期,Potter. ”Draco打开琴房的门时大声宣布。
“你父母怎么办?”Harry有些惊讶地转过头看他,Draco却不甚在意,“我告诉他们我今年不回去,然后他们同意了,就这样。”
“什么?但——”
Draco打断了他:“停止你的提问,Potter. 再说这个问题应该我来问你,你的圣诞节怎么办?如果你回去和亲人团聚的话,我将独自享受这个琴房,那听起来很棒,我已经迫不及待了。”他假笑。
Harry翻了个白眼,假装没有听出Draco的弦外之音。一般当他用这种语气说话的时候,就是他在使用他那所谓的“Malfoy的语言艺术”——简而言之,不坦率。“很遗憾,我得留在这里。”
“为什么?”Draco挑起眉毛,这回惊讶的人变成了他,而且他敏锐地注意到Harry用了“得”而不是“会”。
“我在很小的时候失去了我的双亲,而我长大的那个家庭——Well, 回去面对他们绝对是我能做的所有选择里的最后一项。”Harry云淡风轻地说,可是气氛却反而因为他看似不在意的态度显得凝重。
“我很抱歉,Potter. ”Draco沉默了片刻轻轻地说。“抱歉”这个词出现在一个傲慢成性的Malfoy的口中,感觉真是新鲜,Harry首先想到的居然是这个,他不禁对自己感到好笑。
“你不需要为此道歉。”Harry摆手,微微仰起了头,脸上显出努力回忆的表情,“这么多年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过圣诞节了,即使是在遇到,你知道的,Hermione和Weasley一家以后。我只是偶尔的会很想他们,毕竟我从来没有过过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圣诞节——和家人一起。”
Draco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我会留在这里(I'll stay here.)。”最终他拍了拍Potter的肩膀,对他说了一句似曾相识的话。“和一个Malfoy一起度过圣诞可能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但你看起来别无选择,Potter. ”Draco有些笨拙地说着那些在他看来“具有优雅的幽默感”的话活跃气氛,努力想要笑得更自然一些。
Harry看了Draco一眼,他的五官已经是精致的成人模样,眉目间却仍未脱去少年人特有的青涩,他弯起嘴角笑了。“谢谢你,Malfoy. ”
Draco愣了片刻,慌忙点点头移开视线。片刻的静默以后,他清清嗓子叫了Harry:“Potter. ”
“怎么了?”
“你——你还记不记得上个月我和你说过的合作?”
“当然。”Harry看着Draco示意他说下去。
Draco来回踱了两步,似乎在斟酌什么,他终于慢慢地说:“我突然想到一个点子——一首关于圣诞节的歌,你作曲伴奏,我填词演唱,我想……既然我们都会在这儿,”他用鞋跟点点地面,抬起眼睛盯着Harry说,“有更多的事情比回忆和感伤更有意义,不是吗?”
该死,我他妈的在说什么。Draco看着Harry微微惊愕的表情痛苦地想,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然而Harry却突然大笑起来,“Yeah Malfoy, 那是对的。”他一边笑一边坐到钢琴前掀开琴盖翻出纸笔,半开玩笑半带认真地说:
“Everyday is Christmas. ”

***

(本节BGM:Sia - Everyday is Christmas
声明:文中有关它的剧情纯属虚构。)
Everyday is Christmas.
十天前的那个晚上Harry所说的话突然涌现在Draco的脑海里。
“Everyday is Christmas. ”他自言自语道,拿过Harry手中的曲谱坐到钢琴边,指尖在黑白键上交错落下,滑过琴键牵出一个个音符,舒缓而带着淡淡忧伤的曲调就这样从他指下流淌倾泻而出。
“一首伤感的歌,Potter, 我几乎可以想象圣诞树下有人伴着它独自翩翩起舞的画面。”Draco凝视着五线谱,“但我想我可以把它写成一首甜蜜的情歌……你知道的,忧伤和甜蜜,它们并不冲突。——A sad sweet love song. 没错,就是这个。”他似乎很满意自己得出的结论,停止了演奏,转而拿起铅笔,在稿纸上用流畅的花体字飞快地写着什么。
Harry陷在沙发里远远地看着Draco。他奋笔疾书,不时停下来思索,反反复复弹奏曲中某个破碎的片段。淡金色的额发散落下来,随着他的动作微微晃动。Draco的眼神在这个时候显得尤为专注,连脸庞的线条也因此敛起成不同于平时的模样。Harry恍惚间觉得这是个不真实的梦,空旷的只有他们两人的温暖房间,暖黄色的灯光,遥远的地方敲响零点的钟声,夜空中乍然迸开绚烂的花火,隔着起雾的玻璃窗映出的朦胧的光。Harry终于陷入沉沉的睡眠,而在意识归于黑暗前他听见有人沙哑而深情地唱:

Oh, far the time/很久以前
You and me and holiday wine/你我二人相伴假日美酒
Wait for the snow/等着白雪覆盖大地
I will read the last that they wrote/而那时,我会低声读起那些前人留下的诗篇
Oh, you're my love/你是我心中挚爱
You're the joy in my holiday song/是我假日赞歌中所歌颂的快乐
And when you smile/你微笑的时候我几乎不能呼吸
I can't breathe, can't believe that you're mine/难以置信我竟能拥有你
Said I'm by the open fire/我说,我坐在壁炉旁
Lovin' you is a gift tonight/今夜,爱上你就是一种无上的恩赐
Lovin' you for all my life/我此生只钟情于你
Lovin' you is a gift tonight/今夜,爱上你就是一种无上的恩赐
Oh, everyday is Christmas when you're here with me/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每天都是圣诞节
I'm safe in your arms, you're my angel baby/你的怀抱是我安然的港湾,你就是我的天使
Everyday is Christmas when you're by my side/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每天都是圣诞节
You're the gift that keeps givin', my angel for life/你给予我最深的爱,是上天的赠礼,你是我生命中的天使
Everyday is Christmas
Everyday is Christmas
Everyday is Christmas when you're by my side/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每天都是圣诞节

5.
Harry窝在格里莫街12号别墅的床上打电动游戏,空调冷气打得很足,整个房间里只有他按动手柄时发出的咔嗒声。电视屏幕上再次跳出“GAME OVER”的时候Harry把游戏手柄一扔倒在床上,无所事事地望着天花板。这是他的教父去世前留给他的房子,而他继承它的时候才十六岁。这里除了一屋子昂贵的年代久远的家具什么都没有——没有亲人,没有同住的人。所以除了暑假,他几乎不会回到格里莫街,而在这里独自度过的无所事事的日子让他常常想起他在学校的那些伙伴们——Ron, Hermione, Fred, George, Ginny, Neville, Luna和……
Malfoy.
他突然有些想念起Malfoy说话时那拖长声音懒洋洋的腔调来。即使他总是用这样的语气毫不留情地嘲讽Harry,但偶尔,Malfoy也会像他那个年龄的少年一样大笑,或者是幼稚地抱怨餐厅的厨师又忘记在晚餐的布丁里放糖(其实Harry一直怀疑这是因为他口味太甜——哈,一个像三岁小孩一样嗜爱甜食的Malfoy!——而不是那个倒霉的厨师的问题),而Malfoy银灰色的眼睛在那些时候总是闪着让Harry移不开视线的光芒。
七月末的阳光从巨大的落地窗照进来,明亮得有些刺眼。窗外蝉鸣声声,叫嚣着日渐升高的气温。
他想,夏天到了。
放在床头的手机震动了两下,Harry伸长了手够到它,摁亮屏幕发现是Malfoy发来的消息。
“我想你应该不介意我来一次拜访?今晚怎么样?PS:有些有趣的东西想带给你。D.M. ”
Harry看着屏幕上语气熟悉的句子,嘴角不禁上扬。
“随时欢迎。H.P. ”

***

(本节BGM:Tamas Wells - Valder Fields
声明:文中有关它的剧情纯属虚构。)
仲夏时的夜幕总是降临得格外晚些。
整片天幕都被夜色染得黑沉深邃的时候,Harry在街的那头看见了朝他走来的Draco。他穿着简单的墨绿色T恤和水洗牛仔裤,一头淡金色的头发在夜色里格外显眼,他年轻英俊的脸庞被街道边的路灯照亮,点点光影揉碎了洒进银灰色的瞳仁,那一双眼睛竟亮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Harry没来由地觉得心跳有些快。
“Potter, 为什么你也用那些女孩儿们看我的眼神盯着我?哦哦,让我来猜一下,难道说你终于也被我迷住了?”Harry飘出掌控的思绪被Draco的玩笑话拉了回来,金发少年对他做了个鬼脸。
“你想得美,Malfoy. ”Harry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苍穹澄净无云,抬头就能看到一片星光闪耀,整个世界仿佛都被拥入夜空的温柔怀抱。
Harry在别墅门前的台阶上坐下来,Draco在皱着眉不情愿地发表了一通“我实在并将永远无法忍受你这种随便的生活方式”的抱怨后还是在Harry身边坐下了——当然,他屁股底下垫着自己随身携带的手帕。Harry咕哝了一句“该死的Malfoy式行为习惯”,放弃进一步讽刺Draco。
“嗯哼,”Draco从鼻腔里发出一个短促的音节表示赞同。他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用牛皮纸包装的长条形包裹塞进Harry手里,“暑假刚开始的时候我去了Pansy在她家那座郊外庄园办的Party。”他说,“这是从那里带回来的,嗯……一些有趣的小玩意儿。我觉得你会喜欢它的。”
Harry从纸包里拆出一把细长的焰火棒拿到Draco面前。“你说的就是这些焰火棒?”Harry一边说一边找出纸包里的火柴盒,他划亮火柴,小小的火苗在他指间缓缓跳动着,点燃两根焰火棒后被他轻轻吹灭。
“事实上,”Harry尝试着学Malfoy那种标志性的假笑,“我七岁以后就不玩这个了,因为我的表哥Dudley在那一年厌倦了这些小棍儿。”
“你居然把我和你的表哥——那个Dudley相提并论,Potter! ”Draco看起来像是被冒犯了,一向苍白的脸上浮起一层薄红,他恼怒地喊道,“你这个不懂浪漫的没药救的白痴!”
“‘浪漫’?你把这个称之为浪漫?”Harry挥着焰火棒大声质问,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Malfoy式的浪漫!我真是想不到,哥们。”
Draco懊恼地叫了一声,脸上的红晕更深了些,他捂住脸咕哝,庆幸现在是夜晚:“我以为它至少有那么一点的。”然而Harry仍然无法停止他的大笑,Draco不得不瞪大眼睛警告他,最后两个人视线相接,看着彼此的眼睛时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好吧Malfoy, 其实我很喜欢这些——Well, 焰火棒,它们看起来很漂亮。”Harry最终还是说道,“这让我想起我的童年。趁Dudley不在偷偷拿几根然后蹲在屋子后门点燃——至少对那时候的我来说很快乐。”
Draco听着没有说话,他把手里没点着的焰火棒朝Harry手中的凑过去,噼啪几声,手上的便也亮起来。黑暗里突然绽开璀璨的光,金色的一簇,燃烧着在一片暗沉的夜色里跃动。
不稳定的光源把两张年轻的脸映照得格外温柔。
七月末的夏夜,格里莫街12号别墅门前的台阶上,他们就这样坐着看着手里的焰火一根一根燃尽,再用残余的火苗引燃下一根,乐此不疲。他们互相调侃讽刺,挥着手里细长的焰火棒佯装攻击彼此,然后一起大笑,仿佛两个长不大的孩子。
Harry盯着金色火花看得入神时突然感觉耳朵里被塞进了一个东西,他转过头,看见Draco朝他自得地笑了笑,然后给自己戴上另一边耳机,按下了iPod的播放键。
“上个礼拜我在西班牙旅行时写下了它。”Draco说,“...and it's for you. ”
清澈舒缓的吉他旋律从耳机里流淌而出,Harry闭上眼睛聆听Draco干净而温柔的歌声。

I was found on the ground by the fountain at valder fields and was almost dry/我躺在喷泉边的地上,躺在山间的田野里,感觉快被晒干了
Lying in the sun after I had tried, lying in the sun by the side/挣扎之后躺在烈日下,躺在那里躺在烈日边
We had agreed that the council would end at three hours over time/我们已经决定委员会将在三小时之后解散
Shoelaces were tied at the traffic lights/在红绿灯前系了鞋带
I was running late/但我还是没赶上
I could apply for another one I guess/我想我还可以试试申请别的工作
If department stores are best/如果是商场的那就最好不过了
They said there would be delays and only temporary pay/他们说先干活后拿钱,并且这不是一个长久的差事
She was found on the ground in a gown made at valder fields and was sound asleep/她穿着睡袍躺在山间田野的地上安详地睡去
On the stairs outside the door to the man who cried when he said that he loved his life/在门外的楼梯上,在那个男人面前,那个一提到他其实热爱生活就会泪流满面的男人
We had agreed that the council should take his keys to the bedroom door/我们已经决定委员会将拿走他卧室的门钥匙
Incase he sleeped outside and was found in two days in valder fields with a mountain view/既然他已经在外面睡了两天,睡在田野的山色间

“Happy Birthday, Harry. ”
听见有人喊他的名字,Harry猛地抬起脑袋,视线撞进Draco闪烁不定的眼睛里。
那是Malfoy第一次叫他的名字——而他正在祝我生日快乐。他想。良久,Harry缓慢而郑重地念出Draco的教名,道谢。
“Thanks, Draco. ”

6.
“我很高兴你没有再一次拒绝我跨年Party的邀请,Draco. ”Pansy看见Draco出现在大礼堂的时候十分高兴地说,“今年我好不容易才搞定场地——如你所见,大礼堂,我想你可以在这里来一首。”她对Draco眨眨眼,朝他举起手里的香槟。
“Yeah, 那很棒……”Draco看了一眼周围,心不在焉地说。他摩挲着手里的高脚杯,有些紧张地说:“Pansy, 我想我们需要单独谈谈?”
Pansy用一种夸张而戏谑的眼神看着他:“我的小少爷,你是打算干什么?想在我的Party上谋杀谁?”
“不,不!Pansy, 停止你的幻想,那不可能!”Draco暴躁地打断她,一把把她拽进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他似乎很烦恼,Pansy抱着双臂看他抓着头发深呼吸犹豫了半分钟,最终吐出一句连她Pansy Parkinson——自诩见过大风大浪的女人——都为之震惊的话。
“我打算向Ha…Potter告白,就在今晚。”
Pansy维持了那个不可置信的表情和Draco沉默对视了有半分钟,最后她僵硬地憋出一个单词:“什么?”
“告、白。”Draco干巴巴地重复。“你没听错。”
“Oh. ”Pansy花了一点时间消化这个消息,显然她不太能接受“Draco小少爷爱上了他的学长Potter”的事实。“虽然我知道去年的圣诞节你是和他一起过的并且你们几乎天天在一起……但那是怎么发生的?他可是个男孩儿!——噢,我不是反对你们,你得知道这个,我只是建议你应该想想清楚。”
“不能再清楚了!哦!该死。”Draco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几乎控制不住地嘶声大叫道,“我的歌是唱给他的我的词是写给他的我唱歌的时候脑子里想的都是他!今年夏天我甚至为了给他过生日中途取消了我在欧洲的度假计划而飞回这里陪他坐在大街上放烟花!该死的这听起来就是个愚蠢的错误!我甚至不知道他是不是喜欢男孩!……但我还是想告诉他我真的很喜欢他虽然他是个Potter, 才华横溢但是总让我觉得他没药救了的Potter……好吧,我也没药救了。”他抹了把脸懊恼地说。
“哇哦。”Pansy扬起她精致描画过的一边眉毛,“瞧瞧我都听见了些什么,Malfoy家小少爷伟大的爱情宣言!在这里的人真应该是Mr. Potter而不是我,Draco. ”她假笑。
“Shu——(闭——)”
“别叫我闭嘴,Malfoy小少爷。所以在对着我发表了一通你对Potter的爱以后你还有什么想做的吗?Potter不是我,你不可能像对我大声嚷嚷一样去和他告白。”
“我当然知道!”Draco同样翻了个白眼反驳她,“事实上我有首想唱给他听的歌……”
又是这个。Pansy默默地在心里翻了个不太优雅的白眼,她很怀疑这两个人在一起以后除了写歌和音乐之外将没有任何共同话题。
“……而我带来了我的吉他,我想今晚会是一个好时机的。”Draco尽力让自己显得不那么紧张,“所以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把Potter找来!不管什么方式!哪怕把他绑架来也要让他赶上我的演出——并且坐在第一排!我知道这对你可能有些困难所以你可以叫上Blaise以防万一……我觉得他应该可以接受这个的。”
“他可能会疯。”Pansy明确地指出。
“Why? 他上次还怀疑我是个Gay! ”
“哦天啊那只是他随口开的玩笑!”Pansy扶额,暗自诅咒Blaise那应验了的“随口一说”。Draco难得地陷入沉默。他盯着Pansy好一会儿,几分钟后Pansy受不了地投降答应会把Potter拖来大礼堂,代价是Draco要帮她搞到Draconic已经绝版了的那几张专辑。(“上帝知道我自己都没有买到那几张!”Draco在听到这个要求的时候不满地抗议。)
“你就在这里好好等着你的Potter王子驾临吧,Princess Draco. ”Pansy临走前还不忘回头揶揄,而Draco虽然看起来想对她恶语相向,最后还是愤愤地闭上了嘴。

***

(本节插曲:Ne-Yo - Because of You
声明:文中有关它的剧情纯属虚构。)
“Parkinson, 如果你不是这么气势汹汹地冲过来或者早点告诉我是Draco让你来找我,我可能会答应得更爽快一点而不是和你争执整整一刻钟。”Harry在去大礼堂的路上忍不住抱怨。
“容我摸着良心说一句,过了今晚你可能还要感谢我。”Pansy看都没看他一眼,踩着高跟鞋噔噔噔走得飞快。她领着Harry拐过一个弯后又走五十米,在大门口停下了。“希望你还赶得上,Potter. 拿着这个,记得挤到第一排。”她把一张场务工作证塞进Harry手里后就把他往礼堂里推去。
Harry到的时候舞台边已经聚了很多人,而Draco正站在舞台的中央调试话筒。他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色印花卫衣搭配浅色的牛仔裤,淡金色的头发在镁光灯下闪耀得几乎令人晕眩。Harry举高脖子上的挂牌,一边喊着“让一让!”一边朝靠近舞台的方向挤去。
Draco抱着吉他坐在高脚凳上,调整了一下话筒架的高度,木吉他右下角“Draconic”几个英文字母在镁光灯下闪烁着金棕色的光泽。因为之前调试话筒,吉他拨片因为没有手拿而被他咬在齿间。开始演奏之前他取下那枚拨片轻轻吻了一下,舔了舔嘴唇朝台下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Harry听见身边的女孩儿们一齐尖叫,有一个眼尖的姑娘看见了Draco吉他上的字样,惊呼“他是Draconic!YouTube上的那个Draconic!上帝啊他的歌唱得太迷人了而我从来没想到他真人也如此帅气!”。
很遗憾,本质上那家伙还是个不折不扣的性格恶劣的小混蛋。Harry幸灾乐祸地腹诽,为那些姑娘感到一丝丝遗憾。
Draco修长有力的手指扫过银灰色的琴弦,嘈杂的大礼堂突然安静下来,紧接着木吉他清亮的弦音响起,配合着明快的拍弦节奏,那旋律如此轻盈,就像是泉水淙淙流出,带着秋日阳光般和煦的暖意。他抬头对台下的观众露出明朗的笑容,开口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嗓音:

I got a problem and I don't know what to do about it/我陷入了麻烦却不知道如何是好
Even if I did I don't know if I would quit but I doubt it/就算我知道该怎么做也无法戒掉,更何况我根本就不相信我能放下它
I'm taken by the thought of it /我的整个身心都已经被它占据
And I know this much is true/我确信这都是真的
Baby you have become my addiction/对你我已经上了瘾
I'm so strung out on you/我已经着了你的魔,无力挣脱
I can barely move but I like it/我无法自拔,不过我爱这感觉
And it's all because of you/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And it's all because of you/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

Draco温暖而干净的嗓音反复唱着“It's all because of you ”,脚底轻轻踏着节拍。明快的旋律、温柔的歌声和随性简约的木吉他伴奏,三者的结合竟让人感到无比惊艳。Harry仔细地听着Draco唱的歌词,感到一阵窒息:那是在写他自己唱他自己吗?他看着台上唱得投入的Draco,突然就压抑不住自己上翘的嘴角。

It's all because of you/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Never get enough/这还远远不够
You're the sweetest drug/你是让我上瘾的甜蜜毒药

唱完最后一个单词,Draco指下一荡拨出一个完美的和弦。一曲终了,礼堂中寂静片刻,突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喝彩。Draco在满堂欢呼声中站起身来摘下话筒:“Wannna be with me? (和我在一起,好吗?)”他笑着说道,为这一首歌作结。
Draco的呼吸因为演唱而有些急促,那双银灰色的眸子在镁光灯下却显得极亮,目光灼灼地望着台下的某一个方向。尽管人群拥挤,但Harry却清楚地知道,那视线一定是在看向自己。他随着所有的观众一起鼓掌,会心一笑,慢慢地动了动嘴唇。那声音被淹没在大礼堂的喧嚣里,隔着人群在台上的Draco却听到了也读懂了Harry的话。

Harry微笑着对他说:
I do.

FIN.

评论(21)
热度(13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