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哈/DH】Epilogue 终章

分级:PG-13
声明:一切属于JKR,ooc属于我。
简介:战后四年,Harry Potter率领傲罗追捕一队食死徒时与Draco Malfoy不期而遇,而他们并没有互相念阿瓦达索命。
BGM:Epilogue

>>
Harry Potter曾经无数次地设想过他和Draco Malfoy的重逢,却没有想到会是在这样的情形下。

他和他领导的傲罗小队正在追捕一队战后流窜的食死徒,他和他的搭档Ron Weasley在激烈的战斗中被冲散,现在只有他一个人走在这栋仿佛一个吸血鬼古堡的建筑里。Harry紧握着自己的魔杖,警戒地看着周围,光线晦暗,他一边确认附近没有敌人的气息一边向计划里的集合地点前进。

“没想到竟然会用这种方式和你见面,Potter。”

黑暗里突然响起一个声音,久违的熟悉。Harry猛地转头面向声音的来源,毫不迟疑地用魔杖指着那边。

Draco Malfoy。

他还是学生时代那副讨人厌的傲慢模样,扬着下颌用鼻孔看人。他本应该是个与Harry Potter为敌的食死徒,可他面对Harry的时候却没举起魔杖,那根十英寸长的山楂木棍儿甚至仍然好好地被别在Malfoy腰间的魔杖夹上没有被取下来。

“冷静点,大英雄Potter,我没有敌意,所以放下你的魔杖。”Malfoy讥讽地说——用只属于他的那种爆破音叫法叫Harry。

“你想干什么?”Harry没有理会他,却不自觉地放低了手里的魔杖。“我认为我们见到彼此的时候应该互相念阿瓦达索命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面对面地站桩。”

Malfoy发出一声响亮的嗤笑:“你还是这么不解风情,Gryffindor的黄金男孩。事实上——”他从他站着的台阶上轻巧地跳下来,落地时他昂贵的巫师袍被气流掀开了一条缝,Harry眼尖地看见一道金色的光闪过,从Malfoy的袍子里被反射出来,像是什么别在衣襟上的饰品。Malfoy们身上总是戴着花哨的首饰,Harry心里暗暗想。似乎是感觉到Harry的视线,Malfoy装作不经意地拢了拢袍子。然而Harry却不打算放过他:“那是什么?那个发亮的东西。”

“什么都不是,闭嘴。”Malfoy,不出意料地,像被戳中了软肋一般提高声音反驳道。Harry感兴趣地挑起眉毛,就像他们曾经一直习惯所做的那样奚落Malfoy:“是我猜的那样吗?Malfoy家数不清的首饰中的一件?还是你亲爱的情人送给你的定情信物?”他说着,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些久远的记忆,这让他自己都感到惊讶,他为什么会记得这些?

“我警告你闭嘴,Potter。”Malfoy恼怒地大喊,苍白的脸因为激动泛起一丝困窘的薄红。Harry因为再次激怒Malfoy而愉快地大笑,却趁Malfoy不注意的时候射出一道飞来咒,“Accio!”尽管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能让一个Malfoy如此小心掩藏,它一定十分重要,Harry确信。

一串金色的东西叮铃作响着飞进他掌心。Harry马上握住,定睛一看却傻了眼。

同时爆发的还有Malfoy愤怒的咒骂。他三步并作两步冲过来,等他看清Harry呆愣的表情时他也停住了。“蠢货,看看你都干了什么,Potter!”Malfoy无力地斥道,别开了脸。
Harry没做声。

他手掌上躺着的是一块金色的怀表,有细细的链条,表盖上镶嵌着碧绿的翡翠。

良久他终于轻轻地开口:“这是我四年级舞会时送给你的那个。”

Malfoy重重地用鼻子喷了喷气,“没错。”他和Harry一起细细打量那块怀表,两人都陷入了沉默。

“时至今日我还是要说一句,Gryffindor的品味永远糟糕。”最后Malfoy出言打破了凝重的气氛,然而Harry早该想到他嘴里吐不出什么好话来。“谁会想到把金色和绿色配在一起?这简直是对我——一个完全的Slytherin的眼睛的巨大伤害。Merlin知道我有多希望它是银色的。”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Harry拖着长腔说道,“谁把它带在身上——让我想想,七年还是八年?”他举起那块怀表在Malfoy面前晃了晃,狡猾地笑——至少在Malfoy看来。

该死的,这家伙没被分到Slytherin真是分院帽瞎了眼。

“是是,那个傻瓜是我,Draco 一个蠢蛋 Malfoy,所以你现在能把它还我了吗?”Malfoy翻着白眼没好气地说。

Harry看了他一眼,最终还是把那块怀表放进他摊开的掌心里。

他突然叹了口气。

“Malfoy,”他说,“为什么我们会变成现在这样?”

“你指什么?”Malfoy不解地挑起一边眉毛。

“你……你不该是一个食死徒的。”Harry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说道。

Malfoy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身子明显地一震,可是他强迫自己平静下来,慢慢说道:“我是不可能有好结局的。(There's no happy ending for me.)”

“你指什么?”Harry感觉胃部一阵抽搐,连质问的声音有些颤抖,这次换他了,换他问那句“What do you mean?”。

“你还不懂吗,Saint Potter?我永远、永远不可能有好结局!”Malfoy几乎是在朝他怒吼——他失控了。他深深吸了口气,平静了一下才继续说下去,可是他的语速依然很快:“对‘我们’,也是。我们是不可能有好结局的。(There's no happy ending for us.)能被敬仰标榜的人始终只有你,大英雄。”

Harry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那些年少时心头模糊的悸动最终还是被冲散在了命运的洪流里。也许他们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份爱与恨的存在,但这样的心动,可能一生都不会再有。

就像Harry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年他会把那只怀表送给Malfoy。四年级的圣诞节舞会时他在人群散尽的大礼堂里把那个小玩意儿给了Malfoy——他们还是在吵着架,Harry愤怒地把怀表扔进Malfoy的胸膛大声叫着什么,而下一秒Malfoy吻了他,在槲寄生下。

可他们甚至不是爱人。

但那确实存在。

“……Well, ”Harry艰难地开口,被回忆和现实的沉重对比压得有些喘不过气。他张了张嘴,最后只是干巴巴地重复了一句他不久前刚刚说过的话:“我认为我们见到彼此的时候应该互相念阿瓦达索命……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面对面地站桩,Malfoy。”

“少见的意见一致,Potter。”Malfoy轻轻地回答。“但我不想对你施阿瓦达,我可以以Malfoy家族的名义起誓。”

Harry再一次地沉默。

“但这错误的一切应该有个结束。”Malfoy说的每一个字都砸在他的脑海里砸成无法磨灭的痕迹,“……而我想,一忘皆空会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我想也是。”Harry故作轻松地说,“该结束了,这倒霉透顶的一切。说真的,我无法相信我竟然会在一个这样的破地方——和一个食死徒商讨怎么一忘皆空自己。听起来真滑稽。……所以我们该怎么做?肩并肩?”

“不,背靠背吧。”Malfoy却说,并主动站到了Harry的身后,冰凉的巫师袍带着寒气贴上Harry的后背。

“举起你的魔杖,Harry。”Malfoy低声说,Harry低下头,手里的冬青木魔杖微微震动。

“一切都会过去的。”Harry喃喃道,不知道是说给谁听。他抬起手,小幅度地侧头,瞥见Malfoy微微垂着脑袋,那根山楂木魔杖被他抵在太阳穴附近。

“一忘皆空。”

他们同时出声,念道。银白色的光晕在杖尖缓慢凝结,感受到身后的另一根魔杖上传来的魔法波动,Harry咬紧牙关。

忘记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答案大概会是,感受着关于他的记忆一点一点消失,最后徒留一个破损的、碎裂的、不完整的自己的灵魂。

那些年少轻狂时的恶语相向,濒临崩溃时曾经流过的眼泪,危难关头那个男孩重复的“我不知道”和最后一战里抛向他的那根魔杖,还有那个槲寄生下的吻,要怎么样才能忘记?是要剖开灵魂还是挖开心脏,才能把那些交缠在一起的命运剥离开?

……他做不到。

在银白色的光晕即将笼罩自己的那一刻,Harry轻轻转动手腕,那道光偏离了它应有的轨迹徐徐飘散在空气里,消匿无踪。

他不会忘记Malfoy,而Malfoy会忘记他。这将会是最后的结局。

“……为什么我会和你这个Gryffindor巨怪背靠背站在一起?真是令人作呕,Potter。”

那个熟悉的声音用着熟悉的高傲冷漠的语调说道,他拖着长腔,厌恶地后撤一步并瞪了一眼Harry。

看起来Malfoy已经忘记了一切。Harry想。他在脸上整理出一个嫌恶的表情,瞥了一眼Malfoy。“如果我可以,我希望我永远不要和你呼吸同样的空气。”他尽力维持着声音的平稳不要露出破绽,然后Harry转身离开,没有给Malfoy和自己再说话的机会。

就好像他和他从来没有爱过。

***

然而Harry不知道的是,在他转身离开以后,Malfoy盯着手心里的那块金色的怀表看了很久很久。他缓缓地用手指摩挲表盖上镶嵌的碧绿翡翠,深情得像是在抚摸爱人的眼睛。

他终于控制不住手指的颤抖。

End.

评论(21)
热度(7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