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三流玛丽苏混沌邪恶选手
子博@緋 色 流 星
封面背景来自@长风万里
头像来自@Big蚊儿
种子🌱

 

[嘉瑞]天体独行·Part Ⅰ

*现pa乐队设定,吉他手嘉×键盘手瑞,带安哥(鼓手)和雷总(贝斯手)玩。人物ooc有,私设和个人理解有,完全我流。



>>

0.
  那是一次不期而遇。
    


1.
  第一次见到嘉德罗斯的时候他还是个高中生,穿着简单的黑色无袖背心,一头金黄的发用发胶拢得张扬,无意地泄露出年轻人特有的离经叛道来。

  他身上有股肉眼可见的锐气——是还没经世俗打磨过的率真性情,锋芒毕露地刺破皮囊再向外发散。

  嘉德罗斯看起来太年轻,或者说是太稚嫩了,以至于显得与这个混乱狭小的酒吧格格不入。但他毫不理会那些黏在他身上的视线和角落里的窃窃私语,甩下外套就跳上舞台——充其量只是个装了话筒架的高台,说是舞台也有些勉强。原先抱着话筒唱蓝调的女人自觉地给他腾出地方,一群人饶有兴味地想看这个毛头小子能闹腾出什么新花样来,好消遣他们寡淡无味的夜晚。

  嘉德罗斯抱着刚刚调试完的电吉他站到话筒前,指间扣上一枚拨片。在有所动作前他终于肯分给泱泱众人一个眼神,一个睥睨的、不屑的、傲然的眼神,审视过每一张灯光下的脸。

  没有一个够格,他想。那些人用调笑的轻慢的眼光打量他,就像打量一件明码标价的商品。算了,不过是打发时间,嘉德罗斯暗自思忖,准备拿出点不那么敷衍也不那么认真的东西来,纯粹是为了取悦自己。

  他再抬头的时候就猝不及防地对上那道视线。淡漠的紫色眼睛正盯住他,那眼神与周遭贪婪乃至龌龊的言语目光一对比就显得格格不入——嘉德罗斯敏锐地嗅到一丝同类的气味。

  他终于打算认真起来。

  

2.
  那天怀抱吉他站在舞台上的嘉德罗斯仿佛新生的星辰,他燃烧、撕裂混沌、绽放光芒,极度耀眼极度夺目。他让台下的人都不自觉地屏息,连看向他的眼神都染上敬仰。那种表演对于这个小酒吧来说实在是太过震撼了,理智却野性,克制而桀骜,裹挟着毫不收敛的锋芒,肆意刮向所有观众。

  ——他要所有人臣服。

  

3.
  推开几个挤过来想要搭讪的人,嘉德罗斯的目光在酒吧里扫了几个来回,寻找着那双紫色眼睛的主人,却一无所获。对方似乎早就离开,只在嘉德罗斯的脑海里烙下了一抹挥之不去的瑰丽剪影。他有些气闷,不打算再多留,套上外套背着吉他就走向出口。

  他没想到那人就站在酒吧门口的拐角等人,并且从对方盯着他的眼睛来看,等的人好像还是自己。

  “有事?”

  银白头发的青年似乎刚打完电话,他放下手机开门见山道:“我们乐队缺一个吉他手。有兴趣加入吗?”

  “哦?”直截了当的邀请倒是出乎嘉德罗斯的意料,不过也意外地很对他胃口——他不喜欢和拖泥带水的人打交道。嘉德罗斯扯动嘴角,笑得堪称嚣张。“那也要看你们有没有值得我加入的资本。”

  “周六晚上八点,我们在AT酒吧有演出。”银发青年报了时间和地址,又朝他摊开手,“手机给我一下。”

  嘉德罗斯在口袋里摸索了一下,掏出手机递给他。银发青年在他的通讯录里存了一串号码,又在联系人一栏里写上两个字:格瑞。

  嘉德罗斯也确实念出声来了,仿佛那两个音节是什么值得品味的物事,值得将它衔在唇齿间摩挲。格瑞没有应声,留下电话后就像完成了任务般打算离开。然而转身前他顿住了,目光落到头顶上酒吧破旧的招牌,又瞧了瞧眼前过分年轻的男孩 ,忍不住多嘴了一句:“以后还是少来这种酒吧,太乱。”

  从他说完到衣角消失在走道的拐弯处不过短短十几秒。嘉德罗斯后知后觉地从思索中挣脱出来,才发现自己似乎被对方当成了小孩。
  



4.
  啧,让人恼火。

  这是嘉德罗斯对格瑞的第一印象。因为他此生最讨厌的事物无外乎优柔寡断和被人当成小孩。他明明十八岁——虽然可能还有四个月才是实打实的十八岁,可他早已认定自己是个成熟的大人了。才华横溢和头脑清醒,拥有这两样值得骄傲的东西,他的确有自矜的资本。

  格瑞这个人吧,冷冰冰的,一看就不是好相处的人——嘉德罗斯气鼓鼓地想着,尚且有些婴儿肥的脸颊隆起一个不满的弧度。但奇怪的是他居然对格瑞产生了一点莫名的兴趣——不是不屑一顾,不是讨厌,而是兴趣。这实在是新奇的体会。他在践行随心所欲的信条时一直清楚自己的耀眼,并且深刻地认识着强者自会发光的道理。环绕在他周围的人很多,但不为他的光芒所动的人却很少,能够唤起他的兴趣的更是寥寥无几,让嘉德罗斯能“念念不忘”的,格瑞是第一也是唯一一个——更不要说他们还只见过短短的一面。直到周六以前,那次短暂的照面都在嘉德罗斯脑海里翻来覆去地回放,扰得他心神不宁。

  他发觉自己竟对那个夜晚的到来抱有隐隐的期待。






TBC.

评论(11)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