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流玛丽苏废物选手







写我所想,看我所看

 

[嘉瑞]Under the Mistletoe

*12.14格瑞生贺,和 @玫瑰奶盖茶 涵钰爹的联动!

*HP pa,三强争霸赛AU,年下师生+灵魂伴侣梗,圣诞舞会🎄

*前文:《星与花》

  

>>

  嘉德罗斯非常不满。

  这并非因为火焰杯没有吐出写着他姓名的字条——那已经是学期初时候的事情了,在三强争霸赛进行了一大半的时候才不满火焰杯的选择是不是反射弧太长了点。更何况嘉德罗斯对这比赛毫无兴趣,连把那种纸条扔进去的念头都没起过,谈何不满。

  也不是因为他没有成为三强争霸赛舞会上的风云人物。他对成为众人视线的焦点实在兴趣缺缺,更加厌烦无休无止的搭讪和寒暄。笑话,他从大洋彼岸来到霍格沃茨才不是为了把眼神分给那些渣渣,而是为了寻找他的灵魂伴侣——就是现在他盯着的、站在舞厅另一端的那个人,他名义上的学长和教授,实质上的男朋友,格瑞·格里森。

  他的教授男朋友今天看起来毫无疑问棒极了,黑色的兜帽长袍和复古的手工衬衫把他衬得低调又贵气,嘉德罗斯很喜欢他今天的打扮,很显然这么想的人并不只有他一个。整场舞会盯着格瑞看的人不计其数,即使他只是个教授而不是三强争霸赛的勇者——按理说,后者才应该是今夜的焦点。不过这根本不足一提,被美貌蒙蔽了双眼的人大有人在,不少人聚集在他周围企图向他搭话,甚至还有几个大胆的布斯巴顿女学生提着裙摆向格瑞邀舞——嘉德罗斯看见这一幕时差点直接杀过去把格瑞拖走,却碍于昨晚的约定生生忍住了这冲动。

  他有些紧张地捏着酒杯,看见格瑞轻轻摇了摇头,婉拒了她们的请求——和拒绝他时一样。这让嘉德罗斯的不满稍稍平息了一些,同时他又想,如果格瑞敢和除他之外的人跳舞,他一定会要他好看……好在他的教授男朋友并没有这么做。整个晚上他只是在自助餐台边拿了一些甜点吃,和乐团的小提琴手聊了两句,跟路过的雷狮还有一个他不认识的棕发男人打了招呼,然后站在远离舞池的地方看他随身带来的书,并且时不时拒绝向他搭讪的女生甚至男生……该死,他怎么能这么受欢迎?嘉德罗斯很有些烦躁,梅林知道他现在多么想把格瑞拖进舞池里跳一支华尔兹——他从没见过在舞会上看书的巫师,简直不解风情!真是白瞎了他那身剪裁精湛的晚礼服。

  嘉德罗斯回忆起昨晚,他们在黑湖边散步时自己提出要格瑞做他的舞伴,却被拒绝了。此刻他独自一人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远远瞧着快要被淹没在人群里的格瑞,愤愤不平地一口喝干了杯子里的蜂蜜酒。这就是了——格瑞不愿当他的舞伴,这才是让他感到不满的最大原因。

  昨晚格瑞是怎么拒绝他的来着——“我不会跳舞”。编得跟真的似的,当他不知道二十八纯血家族的后裔几乎是从小在宴会上长大的吗?格瑞明显是个蹩脚的撒谎者,说这句话时睫毛抖得像曲尾蝶的翅膀,嘉德罗斯当然不会信。“别扯了格瑞,你不可能不会跳舞——还是说你想让我亲自教你?”

  格瑞呛了一下,他完全没想到嘉德罗斯的思路会拐到那里去,“……我真的不能在圣诞舞会上和你跳舞。”

  “为什么?!”嘉德罗斯一下子炸了毛,就像被人冒犯的巴克比克,“我可是你的灵魂伴侣!”言下之意是你还想干什么?去找其他人做舞伴吗?

  而格瑞显然不这么想。“灵魂伴侣也不行。”

  圣诞舞会可是个隆重的场合,男孩女孩们通常都会选择自己的心仪对象作为舞伴,久而久之,人们就自然地形成了舞伴约等于情侣的共识。

  而这就是问题所在。往年的圣诞舞会格瑞要么是孤身一人,要么邀请安莉洁或凯莉挂个名头,以搪塞那些热情的仰慕者们。可今年凯莉忙于魔法部的事务无法脱身,安莉洁早早地去了格陵兰岛度假,而他终于遇见了他的灵魂伴侣……梅林,教授和学生谈恋爱,怎么看都影响不好吧?更何况还是他和嘉德罗斯,旁人眼里关系差得出奇的一对师生,他可不想因为“和看自己不顺眼的学生恋爱”一类的标题上第二天《霍格沃茨新闻速递》甚至那些八卦小报的头条。毕竟他格瑞·格里森也算魔法界的半个名人,出于对嘉德罗斯名誉的保护,在记者如云的三强争霸赛舞会上出双入对实在不是个好主意。格瑞有些头疼地想着,至少等你毕业再说……或许毕业舞会上他会答应嘉德罗斯的邀请,到那时再公开关系也不迟。总之,肯定不会是现在。

  “格瑞!”嘉德罗斯看起来气得要爆炸了,格瑞眼疾手快地抓住小男友去摸魔杖的手,赶在他开口前说道:“我不会和别人跳舞的。”嘉德罗斯仍然用不赞成的眼神看着他,他想了想,尝试着放缓了语气,商量般地对嘉德罗斯说:“……这样吧,等舞会结束,我可以答应你一件事。”

  嘉德罗斯鼓着腮帮子盯了他好半天,见格瑞没有退让的意思,才不情不愿地“哼”了一声,勉强答应了这个提议,心里想着,舞会结束后一定要向他的灵魂伴侣提些过分的小要求——说什么也得把他的衬衫领带统统扒掉才行——否则怎么对得起他的牺牲呢。

  ……不,不。他又想,以后有的是机会干这档子事,机会难得,这次他得要求些更有意义的才行,比如半年后他的成年礼物,还有……

  还有毕业舞会。

  他脑海里灵光一现,一个绝妙的点子冒了头,嘉德罗斯花了三秒钟思考,觉得这个要求再好不过。他顿时就有些坐不住了,一撩自己的长袍站起来,朝舞厅另一端格瑞的方向走去。嘉德罗斯终于弯起嘴角笑起来,想,是时候该找男朋友兑现承诺了。

  

  格瑞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被嘉德罗斯拖出了舞厅,紧接着他的小男友带着他幻影移形到了一处没有人的地方——四周黑漆漆的,他花了半分钟才适应黑暗,发现这里是天文台。

  “霍格沃茨内禁止幻影移形。”格瑞忍不住出言提醒他。

  “今晚没有人会在意这个的。”嘉德罗斯拍拍自己的长袍,努力装出一副非常不满的样子来,“所有人都去跳舞了,除了你和我——告诉我,谁会在圣诞舞会的时候看《十八世纪魔咒选》?你简直像个书呆子。”

  格瑞幅度很小地翻了个白眼,把那本书变小了塞进自己的口袋里。“拉文克劳和书呆子不划等号,这叫……”

  “好学求知,行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嘉德罗斯打断他,“但这和我完全无关,格瑞。这是我们唯一一个在霍格沃茨一块儿度过的圣诞节舞会,你却缺席了。”把你的晚礼服和灵魂伴侣丢在一边,一个人看了一晚上《十八世纪魔咒选》!

  格瑞无奈,“作为补偿,我说过我可以答应你的一个要求。”

  “那些是以后的事,我要的是额外补偿,就现在,否则你今天别想过这一关。”嘉德罗斯提高了声音宣布,大有要和格瑞在这个问题上死磕到底的架势。

  格瑞瞧着他的小男友抱着双臂气鼓鼓的样子,差点笑出声来。明明已经快要压不住上扬的嘴角,却还要一本正经地装出不满的表情,他都要怀疑这小子到底是十七岁还是七岁了。好吧,好吧,就惯着他任性这一次吧,谁叫嘉德罗斯是他独一无二的灵魂伴侣呢……

  格瑞挥了挥魔杖,向左向右各一撇,再逆时针划两圈——一簇墨绿色的槲寄生从他和嘉德罗斯的头顶垂落,在一片银色的光尘里安静地浮动着。

  “槲寄生悬挂在这儿可不是让你在它下面大声嚷嚷的……”格瑞低声而快速地说道,抬起嘉德罗斯的下巴吻了上去。

  这个吻不像雪地里的那次一样浅尝辄止,是真正的、深而热烈的吻,将他俩的气息不分彼此地交织在一起。嘉德罗斯只愣了一瞬就扣住格瑞的肩膀用力地回吻过去,这个补偿太值了,他闭上眼睛在心里偷笑。耳边砰然炸开的巨响也没能打扰他们在槲寄生下忘我地拥吻,那是有人在塔楼底下放起了费力拔烟火,庆祝圣诞节。绚烂的焰火、飘雪的夜空、昏暗无人的天文台、茂盛的槲寄生、吻和拥抱,还有他和他的教授男朋友——这明明就是最棒的圣诞夜了嘛,嘉德罗斯想。

  


Fin.

  

*注:Mistletoe,中文名叫槲寄生,西方圣诞节常用装饰植物,一种专门寄生在别的树木上的植物。在西方的圣诞传统习俗中,站在槲寄生下的人不能拒绝亲吻,而在槲寄生下接吻的情侣将会幸福终生。

  

  

关于嘉德罗斯后来提出的小要求:

“格瑞,毕业舞会上你一定得答应做我的舞伴。”

“好。”

“而且要跳贴面舞。”

“……”

“……好吧,探戈也行。最低要求,不许拒绝我。”

评论(8)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