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子🌱
混沌中立/中立邪恶写手
封面背景来自@春风不度
2015.3-2018

【晓薛/薛晓】故事

BGM:小时 - 爱殇(搜不到的评论贴地址吧)
   若以止白的故事也可以

义城最终只剩下了薛洋一个人。
空得可怕。寂静得可怕。好像走一步,都能在整个城里,激起无穷无尽的回响。
曾经三人同行嬉笑打闹的日子仿佛还在眼前。如今看着老旧破烂空无一人的义庄,薛洋有些出神。厅堂里陈放着一具黑沉沉的棺木,晓星尘双手交握怀抱拂尘安静地沉睡。
薛洋趴到棺材边缘,伸出手指抚上晓星尘缚眼的白绫,动作轻得仿佛生怕惊醒了安睡的人。
“喂,醒醒啊。”薛洋又戳戳他的脸,不满地嘟囔了一句。
心里却是知道这人是永远也醒不过来了。
魂飞魄散。害他如此的人,除了自己,还能有谁。

想想当年,怎么就赖在晓星尘身边不走了。当真鬼迷心窍。
如果不是他,大概现在,晓星尘仍同那小瞎子好好的活在这义城里罢。

说来好笑,他们这三人中,真正瞎了的,只有他晓星尘一个而已。
也多亏他是瞎了,否则自己早就横尸荒野,骨头都被野狗叼得一根不剩。
不错,他起初留在晓星尘身边只是为了有人照拂一身伤。只不过日子越过越久,他却觉得,就这样在这破城里和两个瞎子消磨一生,也不错。
至少不会再像小时候一样受尽欺凌。
至少不用再担心下一刻就身首异处。
至少他能真切地感觉到这世上有人还在乎他。
尽管那人其实是他不共戴天之仇敌。他是骗了他,才换得这些本不该属于他的东西。
所谓的朋友,不过是那晓星尘,和薛洋他自己,自作多情罢了。
他们又怎么可能真的做成朋友。

所以到后来,晓星尘当着他的面一剑抹了脖子的时候,他最初也只觉得可笑。
如果真的恨他,冲上来一剑捅死自己便是。他早已打定了主意不反抗,只要把剑往他心口一送,从此以后薛洋这个大魔头就不复存于世,皆大欢喜。
反正义城这几年的时光,本就是从晓星尘那里骗来的。算他多活。死了也无所谓。
毕竟打小从没有人对他真心的那么好过。
晓星尘就像一束照进他心里的光。他为人君子至清至明如清风明月,他却心狠手辣杀人放火无所不为。纵使晓星尘不知他真正身份,那份无意间分在他头上的关心,却在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触到了他心里最最脆弱的那个角落。
可叹的是,在很久很久以后,他才醒悟。


晓星尘死得决绝。那一剑割断了他颈侧动脉与气管,竟是半分活路都没给留下。薛洋咬破了嘴唇,才竭力忍住了涌到眼眶的那一滴眼泪。他强迫自己大笑出声,好像笑了,心里的伤口就真的不会痛了一样。
“道长啊,你就真的这么想死么。”
“想死?那岂不是太容易了。活着你得在我身边,就算是死了,你也不能离开我半步!”
“回来啊!回来继续待在我身边!当初对我那么好,难道你——”
当初……当初晓星尘对他那么好。
他却生生逼死了晓星尘。


晓星尘大概是恨极了他,不消片刻魂魄便散得只留下残碎一二。
多好啊,连个完整的魂魄都不留下,大概是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他了罢。
薛洋无声地大笑,笑着笑着眼眶一红,落下一滴泪来。
他生命里的光,灭了。

亡者身死魂消,未亡者已然疯魔。


薛洋小心地从怀中掏出一只小小的锁灵囊,里头那一点微弱的亮光呼吸般明灭起伏。
透过这一星半点的亮光,薛洋恍惚间看见了晓星尘的脸。
如果能早些遇见,也许他们两人就不会是现在这样了吧。
如果那时他不是声名狼藉的薛洋。
如果那时他还年少。
如果如果。
“道长,如果你没遇见我,如果你让我就这么死了,那才好呢。”

染血的记忆交织在一起。
被碾断的手指。
撕心裂肺的哭喊。
马车扬长而去的影子。
沿路撒下的唾骂。
“饶了我吧。”
四散迸溅的温热血液。
被热血浸湿的白绫。
断裂的手臂。
手心里,紧握的那一颗发黑的糖果。

他终究,只是个没糖吃的孩子罢了。

“道长,下辈子,还是别遇见了罢。”


FIN.

评论(8)
热度(39)

© 绯色流星 | Powered by LOFTER